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> 第二百一十二章 ‘笑而不语’

第二百一十二章 ‘笑而不语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拔剪刀……
  亮兵刃?
  月老摸出金剪的瞬间,几位龙首老者与龙族护卫,直接冲到了敖乙身前。
  一道道关注着此地的仙识,也都盯紧了月老手中的金剪刀……
  不只是这些围观群众搞不懂,就连李长寿都有一瞬被月老老铁的迷惑行为搞昏了头。
  怎么回事?
  是龙宫中弥漫着一股名为‘火冒三丈’的剧毒,还是这个名为卞庄的家伙,命中缺打、生来欠揍?
  一个见了要拔剑,一个见了直接拿剪刀……
  不管如何,李长寿总不能让月老真的失仪。
  玉帝陛下就在旁边监工,这不仅关系到天庭的威严,也关系到月老老铁的功德饭碗!
  李长寿手疾眼快摁住月老的同时,已传声低喝:
  “月老,这里是龙宫!
  咱们干啥来了!”
  月老一个激灵,顿时回过神来,但手中剪刀明晃晃地摆在那,已是收不回去。
  当下,月老眼神中带着几分求助,对面前的海神用力眨眼。
  这怎么应对?
  李长寿也是犯了难。
  让月老现场来段念词唱白,‘你看这剪刀它又亮又快’?
  这不还是失仪吗?
  瞬息之间,李长寿心底念头疯狂转动;
  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,他已有了对策,立刻给了月老传声,教他如何遮掩此事。
  只见,月老提起的剪刀,顺势就直接拿到了自己手腕处……
  剪刀打开,咔嚓几声,月老在自己的喜袍袖口上,剪了两块红布下来,其上蕴含浓郁纯净的功德之力。
  月老视线余光略过那卞庄,看向敖乙,已是露出一幅微笑的面容,温声道:
  “入门之前,我先代天庭之主玉帝陛下,为两位新人送上这第一份贺礼!”
  一旁的敖乙和几位龙族高手,顿时松了口气。
  看月老刚才的模样,还以为要拿剪刀扎谁……
  当下,月老在那两块红布上,用功德之力凝成了四个大字——【新郎】、【新娘】;
  又将这蕴含功德之力的两块红布,递给了敖乙。
  按李长寿所交代的,月老笑道:
  “敖乙殿下,可将此物,分别佩戴于你与姜思儿殿下身上。
  佩戴时,你二人需面对面,互相念着彼此,将此物佩戴于对方心口处,喜衣之外。
  如此可讨个好彩头,寓意甜甜美美、相敬如宾。
  其他贺礼,按龙族规矩,稍后再奉上!”
  原来是送礼,还以为有事可搞……
  满堂宾客近半已经收回了仙识,顿觉无趣。
  “多谢月老!多谢月老!”
  敖乙将这两块红布捧了过来,而月老的喜袍袖口仙光缭绕,已恢复如初。
  李长寿在旁道:“乙兄,你不如现在就去为姜思儿殿下戴上。”
  “好、好!
  哥哥先陪月老前辈和诸位天庭来客,我这就过去找思思!”
  敖乙喜不自胜,暗中瞧了眼那边正双目无神的卞庄,捏着这两件红布,快步赶往了姜思儿所在大殿。
  有位龙族长老向前,接替敖乙,含笑请天庭一行九人入正殿入座。
  其他随行而来的天庭兵将,也有龙族高手接待,请去了偏殿吃席……
  按龙族大婚的规矩,得了请柬的宾客,不必带贺礼前来,也不会让客人们在入门时‘交份子钱’。
  拿份子钱来吃宴席?
  是不是瞧他们龙族不起,觉得他们龙族招待不起宾客还是如何?
  那简直就是侮辱他们龙族!
  不过,贺礼也是一份祝福,若是带了贺礼的宾客,可在大婚开始前、两位新人入场后,将各自贺礼拿出,当面赠送给两位新人。
  龙族大婚的主要流程,与南赡部洲俗世人族的婚典流程大致相同,但更复杂,也更讲究。
  刚刚情急之下,李长寿能想出这般办法,挽回了月老的‘职业生涯’……
  也算对得住他老铁了。
  李长寿暗中瞧了眼玉帝化身扮作的天将,心底思索着几种可能性……
  难不成,天庭缺兵少将已经到了这般地步,都需要陛下的化身亲自客串龙套?
  不至于吧。
  天庭再如何威名不显,几个金仙高手应该还是有的……吧?
  玉帝陛下的化身此时‘扮演’的,不过是一名天仙境天将,若是理智分析,这位陛下应该是想来凑凑热闹,或是为己方增加一份应变的实力。
  自己,又该如何应付?
  ……
  天庭一行九人的座位,被安排在了金鳌岛众炼气士侧旁。
  月老入门时,主殿中也有不少人影起身行礼,龙族高手大半都是坐立不动。
  而东海龙王只是坐在宝座上,对月老含笑点了点头,随后便继续装作不胜酒力,闭目歇息。
  让李长寿意外的,还是金鳌岛众炼气士的表现。
  截教众仙念着天庭是道门三位圣人老爷立下的,在月老走到他们附近时,各自起身与月老见礼;
  十天君之秦完,还过来寒暄了两句。
  月老发挥自己的职业特长,保持温和的笑容,不管来找他寒暄之人是谁,应对自如又不露破绽地问候几句。
  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,顺势与月老九人一同入座。
  刚坐下,李长寿就传声问询月老,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;
  月老面色有些尴尬,低声一叹,传声解释了几句。
  那卞庄泥人不断骚扰敖乙泥人,月老这十多年一直在纠结此事,疯狂剪掉卞庄泥人的红绳,刚才见到了正主,一时间实在没忍住……
  红绳,十二年不断……
  李长寿顿时有些哭笑不得,这个卞庄,还真惹出了一丢丢乱子。
  沉吟了几声,李长寿坐在那陷入了思索。
  想的,是玉帝化身前来之事。
  看月老与同桌几人的表现,他们都是不知,身旁就坐着玉帝的化身。
  而玉帝的这具化身,似乎是顶替了一位原本就在天庭中比较活跃的天将,入座之后,也与其他人喝酒聊天,毫无破绽。
  如果不是玄都大法师提醒自己,李长寿定也分辨不出。
  该如何应对玉帝?
  思前想后,最好的办法,其实就是装作不知玉帝在此,做好自己应做之事,提醒月老别给天庭丢脸,以不变应万变。
  与此同时;
  在那暖阁之中,大法师也开始问,刚才月老拿剪刀所为何事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